承德兽用药垄断之忧

广告位

信息来源 燕赵都市报 行业垄断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导致市场价格的虚高和市场的畸形发展。而这种垄断大权如果掌握在手握重权的政府职能部门手中

资料来源:赵岩都市报

行业垄断最直接的后果是导致市场价格虚高和市场的异常发展。但是,如果这种垄断权力由拥有很大权力的政府职能部门掌握,并由政府职能部门以行政管理的身份行使,会有什么后果呢?有人说这是不可能的。在当今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中,行政干预没有那么大的能量。然而,新的事实证明,目前,这样的事情仍然存在,真正认真。承德县畜牧局垄断了兽药市场的销售,这是对这一论断的最好解释。记者花了一周时间走访承德的县区,行政干预下行业垄断的内幕逐渐暴露了冰山一角。

畜牧局:兽药专营

兽医站是我国最基层的动物疫病诊疗单位和技术推广服务单位,也是最基层的动物防疫机构。他们的直接上级是每个县的畜牧局,它管理所有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资源。畜牧局负责监督和检查兽医站的用药和技术。同时,畜牧局还负责审批兽药企业的设立。这是政府职能部门的设置,但如果畜牧局本身开始专门处理兽药,这是否意味着它不仅是裁判,而且是运动员?

国务院颁布的《兽药管理条例》规定,“为方便农牧民购买兽药,兽药经营单位可以兼营兽药零售业务。”在承德,县畜牧局已经把自己转变成了法规所说的“兽医医疗单位”,牢牢控制着下属兽医站的兽药分销渠道在畜牧局的垄断下,兽药市场上没有人能与之竞争。就这样,县畜牧局成了兽药经营单位在这种垄断下,会有什么结果呢?

兽药的购销自然成为畜牧局管理活动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在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记者了解到兽药安乃近的出厂价约为1元,县畜牧局的批发价约为1.5元,兽医站的零售价约为2元。兽用“立君净”2%的出厂价约为0.7元,县畜牧局批发价约为1.2元,兽医站零售价约为1.4元。160万单位兽用“青霉素”的出厂价约为0.3元,而每单位价格在用户手中已变成0.6元——从这些常用兽药的价格中,我们不难看出,兽药的价格已经从工厂通过畜牧局的“批发”到用户手中翻了一番,但对于进口兽药来说,价格不仅翻了一番。药品流通过程中的购销差价没有问题,但在这个过程中,不是国家规定允许兽药经营的兽医站,而是受益的县畜牧局。这种情况在承德县(双桥区和双滦区除外)很普遍兽医站:除了无助还能说什么

记者了解到,大多数县畜牧局每年都会根据兽药在兽医站的销售情况下达销售任务。胜利者将得到奖励,失败者将受到惩罚。为了谋生,一些兽医站让畜牧局从其他地方进口一些低价兽药出售。但是一旦被畜牧局发现,惩罚是不可避免的。曾经有一个乡镇兽医站的站长,他在没有经过畜牧局的情况下,以低价从一个关闭的兽药厂购买了300多种兽药。县畜牧局得知后,不仅解除了他的站长职务,还对他罚款4000元。重罚之下,谁敢造次,“县里有什么药我就卖什么药呗”一个站长对“老板”这种做法很无奈承德某县畜牧局副局长告诉记者:“从表面上看,这种垄断损害了农牧民和兽医站的切身利益。”在更深层次上,它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大规模水产养殖的快速发展因为在垄断下,兽药品种相对单一,兽医站的业务发展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如果没有更好的大规模水产养殖服务,他们将会花更多的钱。\”

垄断:发现外国药物的惩罚

各县畜牧局成立了专门的“供应组织”,负责医疗器械和兽药的批发和配送通过这个组织,县畜牧局实现了兽药市场的垄断。从这个角度来看,县畜牧局对市场行为的行政干预得到了充分发挥。他们最常用的“监督”方法是去兽医站检查是否有从国外进口的兽药。一旦发现有进口毒品,除了没收,罚款将被处以,往往达数千元。为了辨别这些药品是否是从畜牧局进口的,一些县畜牧局甚至在他们分发的药品上设置了“防伪标志”。为了逃避检查,非法进入下面药品的兽医不敢在兽医下班时把进口药品放在兽医站,而是藏在别处或带回家。阻止兽药生产商直接向兽医站销售也是畜牧局确保市场垄断的“好办法”。丰宁满族自治县畜牧局甚至成立了执法大队,与县交警队设立的检查站联手。石家庄金中兴兽药设备供应站业务员王先生去年年中两次到丰宁满族自治县麦城。去年春天,他拉了一车价值3万至4万元的兽药到丰宁出售,但由于没有向县畜牧局打招呼,被检查站拦住了。结果,他被罚款10,000元,并带着药返回石家庄。去年秋天,已经失去记忆的王先生又拉了一车兽药到丰宁满族自治县,但被检查站拦住了。这让他很生气。“我有《营业执照》和《药品检验合格证》。你为什么不卖了它?”对方回答说:“这是我们的规定。你应该把药送到畜牧局,这样我们才能保护你。”面对对方的答复,无奈的王先生只好答应“以后给你们局供货”,并付了8000元作为“保证金”。直到那时,他才拿走了价值5万或6万元的兽药。现在,当他再次去承德时,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所有县的畜牧局。“不,没有好吃的。”\”

兽药厂:本地产品销往国外

从外部来看,情况就是如此,而当地兽药厂面临的情况更令人尴尬。据记者了解,承德目前有五家兽药厂(其中一家即将关闭)。据说,这些兽药厂将在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中发挥巨大作用。因为购买可以节省长途运输的费用,药品价格会低得多,对使用者来说非常实惠然而,现实情况是,这五家兽药厂的绝大多数产品只能销往其他省市,而本地的销售量很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金发动物医药有限公司经理董告诉记者:“畜牧局不禁止我在当地销售,但他们必须检查所有的兽医站,而不是他们的药品,他们将没收和罚款。这样,谁敢问我们生产的兽药?”他把兽药带到丰宁满族自治县,还被县畜牧局执法队拘留。谈到其他省市完全放开的兽药市场,董经理充满了向往。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兴隆县、宽城县和围场县都有自己的兽药厂。为什么三个县的畜牧局不在自己的县兽药厂批发药品,而去其他地方或其他省市呢?

一个在某县畜牧局工作的人透露了这个秘密:首先,向制造商索要回扣等是很方便的。其次,很容易区分外国药物和本地生产的兽药。毕竟,这仍然是垄断兽药市场的需要。原因:很难放弃小金库?

国务院颁布的《兽药管理条例》规定,有与经营的兽药相适应的兽药技术人员。有与经营兽药相适应的经营场所、设备和仓储设施,由企业上级主管部门审批,经县级以上农牧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发给《兽药经营许可证》,向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登记,经批准,领取《营业执照》,开办兽药经营企业。对于这样的规定,承德县根本行不通。为了实现兽药市场的垄断,不能批准设立兽药企业。通过行政手段,县畜牧局成为当地兽药市场的“龙头”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县畜牧局以责任证书或口头形式向兽医站下达销售任务。所谓销售任务实际上就是将药品输入县畜牧局的任务,销售任务取决于近年的销售情况。“任务很重,从县畜牧局进药还是不能完成任务,不在乎去外面进药\”

承德市曾有过针对这种垄断局面开放兽药市场的想法,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据某县畜牧局领导介绍,承德畜牧局主持召开了一次会议,会上还讨论了开放兽药市场的问题。因此,一位畜牧主管立即表示:“只要我是主管,我就不会让这个市场走一天。”“其他董事也不同意这种自由化,会议以不和谐告终可以说,利益的驱动直接导致了垄断的出现。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畜牧局从兽药厂批发药品后,兽药站的批发价将增加20%-50%甚至更高的差价。不用说,这个额外的环节给畜牧局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一年没有任何风险就能装进几十万,甚至几十万元,这肥料和水哪能流进地里?

一个乡镇兽医站的站长谈到了垄断问题,并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县局的人太多了,单单一个兽药批发站就有十几个人,负担太重,县局也占了下面兽医站的编制。几个人怎么可能真的愿意在下面工作,他们怎么能支持这些人而不从事行业垄断?然而,一家兽药厂的厂长认为这种垄断是畜牧局的“小金库”。\”谁会轻易扔掉小金库?\”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ttnweb@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